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行业资讯 >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时间:2018-10-16 15:58  来源:网络整理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是我甚为钟爱的三大影后之一,朱利安·摩尔(Julianne Moore)。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她的美有别于那些精致骄傲的脸蛋,从容、干练、不加粉饰。上挑的眉峰,深陷的眼眶,颧骨下灵动的用来表演的肌肉组织十分出挑,使得一张脸随时有戏。

然而卸妆后的她皮肤差劲到可以用不忍直视四个字形容。惨白的肤色,布满全身的雀斑与晒斑,或许还有少许老年斑。个子不高,没有傲人的上围,大屁股,腿型趋于普通中老年妇女松垮垮的状态。但她从不在意,甚至常在电影中裸露,一头红发配上惨白的身躯,刹那间却总能升起令人敬畏的美——一个女人对年龄的认知与豁达,宽容与表达,在一颦一笑一低眉中淋漓尽致。优秀的女演员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自信。

这份自信让朱利安·摩尔从不惧怕新角色,反而每一次都能胜任,且让角色最大限度接近于我们身边的人。她可以是性感的职场lady,可以是慈母贤妻外壳下内心孤独的主妇,可以是借精生子的女同,也可以是有情有义的风尘女……她可以是我们周围任何人,那些在疾苦中坚定善良、乐观执着的普罗大众。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而今天要聊到的这部小成本剧情电影,无疑是朱利安·摩尔的一部神作。凭借此影片,她斩获了包括奥斯卡、金球、美国演员工会在内的11个最佳女主角,风头无两。《Still Alice》(依然爱丽丝),朱利安·摩尔扮演女主人公爱丽丝·豪兰。

爱丽丝·豪兰是一位事业有成、家庭幸福的成功女性。她是哈佛大学认知心理学教授、知名的语言学家,丈夫也是教授,三个孩子都已长大并各有自己的追求。五十岁那年,爱丽丝发现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有一天,她还突然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迷了路。医生的诊断彻底改变了她的生命,也改变了她与家人和世界的关系。她患的是阿尔兹海默病,记忆跟不上遗忘的脚步,她逐渐失去了自己的思想,也失去了与外在世界的连结。她渐渐记不起女儿的名字、想不起丈夫的面孔,眼中世界的模样也在不断改变。但是在家人浓浓爱意的陪伴下,她勇敢地为每一天而活,为当下而活。她能够体会到生活中的美好与爱。她还是爱丽丝·豪兰,一个坚强的女人。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阿尔兹海默,在中国有一个不礼貌的名称——老年痴呆。中国人喜欢叫盲人“瞎子”,听障患者“聋子”,残疾人“残废”,低能儿患者“傻子”,唇腭裂患者“豁子”……当然,前提是患者并非自己或自己亲近之人。此种冷漠出现在无数“你”“我”身上,反映出的恰恰是整个社会、民族、物种的悲哀。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将永远无比健康的活下去且不会衰老,这种意识便会产生。然而没有谁能做到永生无病,很多人忘了这条生命法则,连起码的对同类的尊重与关爱也抛诸脑后,实为另一种无可救药的疾患。

扯远了,言归正传。《依然爱丽丝》改编自小说《我想念我自己》,朱利安·摩尔凭借真实细腻不着痕迹的表演获得第87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同年3月11日,该片导演理查德·格雷泽因ALS并发症于洛杉矶去世,终年63岁。影片中主人公面临的诸多艰难,也是这名同志导演在患病期间与同性恋人的生活片段再现。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当有天你不再记得任何人与事,会不会也忘了自己?

影片不光讲述阿尔兹海默残酷病症的蔓延过程,更是将低龄化的病症现象呈现出来,让观众主动思考起生命的意义来。

人最怕的恐怕不是死亡,而是没有尊严的活着。我们至今都还在探讨安乐死的对与错,这个问题是由尊严衍生出来的。爱丽丝是个女强人,家庭美满事业有成,热爱生命坚持锻炼。一次晨跑过后,她在一瞬间忘了来时的路,由此拉开了与阿尔兹海默斗争的序幕。这样一个自强自尊的女人,是绝不允许自己成为大小便失禁,记不住家人,记不住过往的“无用之人”的。当病情排山倒海般严重起来,她在屋里蹿来蹿去找不到卫生间的时候,彻底奔溃。这一刻,连挚爱丈夫的拥抱与安慰都不能再使她勇敢,她想到了自杀。

她录下影音,以尚未病入膏肓的状态给之后病入膏肓的爱丽丝录制了指导如何自杀的视频。这个阶段,她仍未被记忆力衰退彻底击垮,还能在无数个难以面对的失忆面前,理智倔强的选择自己的去路。

影片最戳人泪点的高潮,是病入膏肓的爱丽丝无意看到自己录给自己的视频,谨遵指导寻求药物自杀时,一切却都晚了。她上楼找药却忘了是哪个柜子,记住柜子又忘了是哪个抽屉,记住抽屉找到药,却又忘了找药来干嘛。一个人能吃能喝,能睡能动,却完全丧失了谋划自杀执行自杀的大脑行动力,生命与意识,躯壳与身体,相互失去依附意义。所谓尊严,不过是看客一滴同情的泪。

爱丽丝的病也可能随时发生在我们或我们家人身上,当你亦如此,还能记得什么?最后一点残余可能就是自己。